《__,妙不可言》这是我对HP1000的正式评测的标题。

就在正式评测文章的标题里我就埋了一个悬念:这句话本应是“缘,妙不可言”,抑或是我对HP1000评价“高得过分”,以至于说出:“妙不可言”。

事实上,我并不打算吹捧无论是声美还是HP1000这款耳机,只是拿了这款耳机许久,不知道如何下笔写成一篇专门的文章,或者是不知道从那个角度开始着手写作——总而言之,就是很棘手,总感觉自己的疏忽或者拙劣就破坏了“客观”和“吹爆”之间的微妙平衡。

这绝对不是我第一次写HP1000,在到手的第一刻正好遇到了乂度TA-10的晒器材活动,也正是借助这次活动完成了HP1000于“在校生”的第一次曝光,而这篇分享帖的被推荐也让我顺利赢得了价值240的电源线一根,并且名正言顺将HP1000纳入我的“参考机”之一。

是的,HP1000的第二次亮相正是11月中旬的“在校生大事件”——2k5播放器终极横评,HP1000作为均衡度的重要参考,又由于其易推的特性,在整个评测活动中发挥了“中流砥柱”的作用。

然而,事实上,这还不是我第一次“写”HP1000,早在9月底的西安展,我便和声美结缘、和HP1000结缘,当时一眼看到这个其貌不扬的机器,旁边搭配着ifi的解码耳放——我当即拆下来我的x10tii,走同轴接入,一首《春江花月夜》道尽万种风情。留下联系方式便匆匆离去,随 家电论坛-残剑版主 逛展学习。在后续对展会的图文报导中,我的小私心在玲琅满目的众多大系统中,将“声美展房”作为压轴,留在了 残剑版主 的公众号——细细想来,当版主在我宿舍听到了这么个“颇具实力”的“玩意儿”,也不会奇怪我当初为什么一定要在众多大系统的报导中放上“声美展房”了。

铺垫了这么多,就是想明确这句话“缘,妙不可言”:就是那无意的一瞥,就是那一下鬼使神差的进门,让在两个月后为大家献上HP1000这个“颇具实力的玩意儿”。

那么大家最关心的声音,是怎么样的呢?

“均衡度很好,可以说作为国产厂商已经非常成熟了,但是唯一的问题在于声音不够高级,我觉得我听到的东西有点少。”——残剑版主。

先解释一句:“听到的东西有点少”并不是说HP1000的素质不够高,相反,HP1000即使是更高价位大耳机,其“硬素质”都是非常强硬的存在,比较之有过之而无不及——这句话应该这么理解:缺少的东西他少在哪儿?它不够“高级”是欠在哪儿?这对我们使用HP1000来欣赏音乐有何影响?还是说仅仅是版主的高标准严要求?要知道。自始至终我都没有和版主透露售价,只是以“品牌旗舰”冠之。

这里直接揭晓答案:在许多论坛发烧友的认知里,“旗舰”这个名头就已经值了老鼻子钱了——因此给出这样的评价纯粹没考虑售价,纯粹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。同样,面对自然声“动圈旗舰”NS52,在不知道售价的情况下,版主依然评价道:“好声音但是性价比不够高”——当我公布售价之后,版主眼神里确实闪过一丝惊讶。

但就“调音成熟”这一点,另一位朋友也提到:声美确实是中国品牌中最有潜力的存在”,而这个人是canjam的负责人——可以说,仅仅从“硬素质”分析,HP1000应该是做到了无论是同价位还是更高价位都可以“站得住”的地步,至于调音本身的“高级与否”,我们暂且看下一件事情。

有一天晚上,我心血来潮和一位同样是音响器材的大咖聊天,过程中我们以消费者心理反推当前市场的一些表现,其中谈到了两个概念:“性价比”和“奢侈品”。

大咖问我性价比是什么,我回答:在内心预期的价格,能够买到一定硬件保证下足够用心调教、足够具有艺术欣赏价值的产品,这是我对耳机类产品性价比的定义;性价比是个心理概念,有一种“买的值就是买的对”的感觉。大咖问我觉得奢侈品有没有性价比,我换了个问题:我们不妨研究下hi-end产品需不需要讨论硬素质。大咖笑了。

在他的观点里面,性价比是一个主观概念,而硬素质是一个客观概念,一味的用主观概念去评论客观存在,其实本质上就是一种主观。

这就启发了我,让我对音响类器材的评测有了一个更深的认识:站在客观的角度谈数据,站在主观的角度谈艺术。

是的,无论是耳机、音响,本质上都是艺术的造物,这些导线加电路它就是一种艺术。

我们来思考一下,当前的九大艺术都有着什么样的核心特点,那就是“便宜”——为便宜的原材料赋予不便宜的人文属性,就是可以被考虑为是一种艺术。

我们现代人在谈艺术的时候,更多喜欢说绘画、音乐、电影,那么我们从过程来剖析,这些艺术到底“多便宜”。

梵高在绘制《向日葵》时候又一些传闻,那就是为什么梵高的画很多是黄色——有传闻说黄色正是当年最便宜的颜料;拍摄电影,剧本是写在纸上的,道具就是在手边的,摄像机也许很贵,但是现在人人手一部的手机也能拥有不错的拍摄效果;音乐的演出也许需要顶级的木料顶级的做工下的优质乐器,可是音乐的编制,却只需要一个音准还算可以的展示琴罢了——太便宜了。

旗舰的解码芯片也不过就是200元人民币吧,可是为什么很多音频器材厂甚至只需要它的上一代,甚至上上代,就可以做到几万元的最终售价呢?这里面的逻辑非常让人不解,甚至完全不符合规律啊——当然,这是那些把功放解码当成小米手机的人这么想了,如果有人公布了当年《向日葵》绘制原料换到今天只不过10美元,这件事会影响到大收藏家收藏《向日葵》的热切嘛?显然不会。

艺术的本质无非就是被人赋予了丰富意义的廉价原材料,现在人摆个pose都能被叫成行为艺术——艺术,无处不在,就看来自外界的认可和对“文明”本身的积极作用了。

回到HP1000,我从来没有在乎它的用料还是外包装,我只是听到这么一个做工扎实的大耳机发出来“成熟”的声音,而其售价完全匹配起为我带来的“体验”,同时从其声音中反应出来的“声美美学”让我看到了国产动圈大耳机蓬勃向上的未来,因此我非常喜欢这款耳机,也更欣赏其背后,为我带来的诸多意义。